首页 > 博览 > 百科 > 正文

独角戏赵能智个展:孤独者的内心独白

独角戏赵能智个展:孤独者的内心独白

2015年03月23日 11:46   新浪收藏  微博 我有话说收藏本文     

艺术家赵能智

艺术家赵能智

《婴儿》系列 赵能智

《婴儿》系列 赵能智

《2014》系列 赵能智

《2014》系列 赵能智

2015年3月21日,赵能智个展“独角戏”在M50学古斋画廊举行,这次展览是赵能智《婴儿》系列作品在个展中的首次呈现,也是艺术家近期新作《2014》系列的集中展示。而艺术家从2012年开始创作的系列木雕作品也一同展出。

”独角戏“展览作品所呈现画面里都只是一个人,画面中没有听众,只有形象模糊的人在不断努力诉说内心的独白。赵能智表示:“这次展览的名字独角戏是指一个孤独,充满无助、迷茫的形象,我觉得每个人在生活中都要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

《婴儿》系列油画创作于2012年。借婴儿的脸部形象,艺术家用自己的语言传达他对生命的理解。赵能智以往的作品中,人物形象的颜色都十分鲜亮,充满表达的冲动,在富有张力的笔触下以沉静但实际声嘶力竭的方式诉说内心独白。纵使时间流逝,内心的语汇与情愁依然无处寄寓,身份与存在仍是不确定的状态,诉说的冲动伴着受伤的心灵徐徐冷却。此刻的情感转为绘画语言,“婴儿”的形象便也同样不甚清晰,画面的澄净外表下潜藏着难以派遣的忧郁、孤独与痛苦。   

赵能智个展“独角戏”展览现场

赵能智个展“独角戏”展览现场

赵能智在采访中说:“选择婴儿并不是要画具体的肖像,这个体材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借口,借助婴儿的形象,用自己的语言去传达我对生命的理解。所以画的面容不是漂亮的,而是孤独、无助和迷茫的,更多的是表达内心的感受和自我审视,这也是我艺术中最重要的部分。”

《2014》系列新作中的形象则更多的是孤独的儿童,相比以往作品有着更清晰的身体轮廓和同样模糊的面部形象。灰色调的画面里多了场景和道具,可看起来还是毫无生气,与画面里的“我“没有联系。外在的压力迫使曾经的满腔热情燃烧殆尽,没有力量更无处支撑。于是,即便空间广阔,《2014》里的”我“还是找不到容身之处,只能带着尴尬的表情站在椅子上、蜷缩在角落里,存在于未知的”别处“。

赵能智个展“独角戏”展览现场

赵能智个展“独角戏”展览现场

这些或婴儿的身体,或儿童的身体,或成年人的身体,贯穿生命的过程,是一种时间的延续。但不管画面中的角色如何变化,赵能智一直关注并描绘内心的体验与变化,藉由不同的人物形象和创作媒介,表现人们心底从未消失的无助与孤独。

木雕作品 赵能智

木雕作品 赵能智

除绘画外,赵能智从2005年开始一直在进行与绘画主题相呼应的雕塑创作。本次展出的乌木作品是赵能智在2012至2014年间完成的系列作品,也是他首次尝试这一材料。这些乌木是从四川河里挖出来的。他表示一方面喜欢乌木的质感,带着古老而天然的纹路和裂缝并类似化石的材料,可以雕刻出时境变迁在坚忍如“我“的内心里沉淀的痕迹。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乌木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地下埋藏千年,能够冲破黑暗重新出现。“我们需要冲破黑暗”,他说。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5年5月10日。

作者:熊一镁

来源:雅昌艺术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串儿 火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