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市 > 湖北 > 正文

湖北千名厅官,失去座驾之后

湖北千名厅官,失去座驾之后

2015年9月23日上午10时,武汉,湖北省省直机关首场公车拍卖会在江夏区武汉汽车公园举行。 (CFP/图)

2015年9月,随着湖北省公车改革方案出台,湖北约有千名省级党政机关的厅官失去了公车。

有厅官没有公车后,原来的司机经常驾驶私家车接送其上班。

部分厅官交车前依依不舍。湖北一省直机关官员透露,8月26日该厅原定下午4点所有副职厅官的车上交。有厅官提出“最后一天要享受一下待遇,下班后让司机送回家,再开车回单位交车”。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2015年9月,随着湖北省公车改革方案出台,湖北约有千名省级党政机关的厅官失去了公车。

按照湖北公车改革的方案,只允许省级党政机关的一把手、一把手是副省级官员的单位的常务副职保留公车;其他副职不管是正厅还是副厅,一律取消公车,改发1690元/月的补贴。

按规定,厅官们不能有专车,但实际中不仅厅局级官员有专车,甚至连县处级和部分科级官员都享有专车。这一违规待遇持续了一二十年,有专车坐一度成为官员们身份的象征。“违规的待遇”取消后,厅官们如何面对这种改变,成为观察地方官场的最新切入口。

1

约千名厅官没了座驾

2015年11月3日下午5点40分,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微博)推着自行车出了湖北省政协的院子。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的叶青,正准备骑自行车回家。

叶青骑自行车开会,在湖北官场早就不是新闻。自2003年5月20日叶青调任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开始,他就放弃了单位专车和司机,每天自己开私车或者骑自行车上下班。

有时候会议比较远,叶青会先骑自行车到地铁站,然后坐地铁去会场。把自行车锁在地铁站附近的叶青,已经被偷走了多辆自行车。

12年里,湖北官场没有一名实职的厅官向叶青学习。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叶青,因此成为湖北官场孤例。

2015年9月起,湖北官场有了变化。10月29日,参与车改的湖北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公务用车管理处处长汪松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湖北8月就完成了省级党政机关公务用车改革,在编在岗的厅局级及以下工作人员全部参改。

“按车改政策,绝大多数省级党政机关的厅级副职都没有车了。”汪松祥说,湖北有108个主要的省级单位参与了车改。

按规定,副部级以下官员不得配备专车,但是官场的实际运作中,各省省级党政机关的党组成员及巡视员一般都有相对固定的用车。

10月29日,湖北省直机关一名副厅级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为规避政策,各单位都有应对的办法。比如按规定张副厅长不允许有专车,那怎么办?有的单位是每个月给副厅长换司机,这个月小李给张副厅长开车,下月换小王,司机轮换车总有,形式上看不是专车,实际上还是专车。

湖北究竟有多少厅官在此次车改中失去公车,汪松祥称没有统计具体数字。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湖北,大的厅局党组成员及巡视员多则十余人,少则七八人。以湖北省农业厅为例,“领导班子”15人,湖北省水利厅“厅领导”13人,湖北省卫计委“委领导”15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实职厅级官员,如厅长、副厅长、纪检组长和其他党组成员,少数为副厅级的副巡视员或正厅级的巡视员。湖北省公安厅,“厅领导”7人,全部为实职厅级官员,无巡视员和副巡视员。湖北省发改委“委领导”8人,主任1名、副主任7名,无巡视员和副巡视员。

南方周末记者统计估算,参加车改的108个省级党政机关里,被改掉公车的厅官约有千人。与叶青主动放弃公车不同,这些厅官大多是被迫失去了公车。

2

“一把手”厅官的待遇被保留

有一类厅官的座驾被保留了,那就是省级党政机关的“一把手”和极少数副职。

汪松祥介绍,《湖北省省级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规定,省级党政机关厅局级正职主要负责人、主要负责人由省级干部担任的单位的常务副职,可以选择保留公车,也可以选择不要公车领取车补。

根据车改要求,所有厅局级官员都应参加车改,但湖北文件规定,“确因环境所限和工作需要不便参加车改的”,经批准后允许省级单位的“一把手”和由副省级担任“一把手”的单位的常务副职保留公车。

汪松祥介绍,湖北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省公安厅等多家单位,因“一把手”是副省级官员,常务副职得到了继续保留公车的待遇。在湖北省公安厅,厅长由副省长曾欣兼任,该厅常务副厅长郭唐寅因此被允许继续保留公车。而其他副厅长,即便是正厅级的副厅长,也不能继续保留公车了。

另外一群厅官,也被允许享受上述政策,“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副秘书长以及省人大、省政协专门委员会主任,可参照省级党政机关厅局级正职主要负责人有关政策执行”。

不过,上述可以继续保留公车的厅官中,出现了部分“一把手”主动放弃公车的情况。汪松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有20名党政机关的一把手放弃了保留公车,包括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机要局、省委保密局、团省委、省政府法制办等20家单位的“一把手”。

上述“一把手”中的其中一位表示,其曾在企业工作,当时就拿了驾照会开车。五年前,孩子读高中,每天晚上要补习到十点钟,他要经常接孩子,于是购买了私车,经常开私车出行。公车改革时,可以自由选择,于是他选择了不使用公车。

据叶青了解,有部分保留公车的省直机关官员正在观望状态中。他也承认,很多厅长的公务繁忙,公车也确有所需。

10月30日,湖北省委一名处级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可按照省级党政机关“一把手”政策继续享受公车的部分省人大和政协的专委会主任,也选择了放弃公车。

汪松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按湖北车改政策,主动放弃公车的厅官每个月可获得1690元的交通补贴,过去省直机关里本就没公车的处级官员1040元/月、科级650元/月、科员及以下450元/月。

不过,叶青发现,放弃公车的厅官们几乎都是“没有实权”的部门,有些官员职务很大程度上都是象征性的,“没有公车对他们影响不大,他们所处的机关单位大多事务单一,和其他单位打交道不多,也很少外出开会”。

3

地铁里的厅官多了

10月3日上午,湖北省发改委体改处的叶恒峰在单位门口遇到了副主任肖安民。没有坐公车的正厅级副主任肖安民,拎着包步行到了单位。

“按规定,上下班用公车是不允许的,以前没人管,现在有人管了。”汪松祥称,不少厅官失去公车后选择了步行上下班。不过他也表示,八项规定出台后至车改前,湖北很多怕被举报公车私用的厅官早已不用公车上下班了。

一名副厅级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湖北很多党政机关都集中在湖北省委所在地的水果湖一带,很多厅官家和单位很近,完全可以步行。

湖北媒体报道,湖北省科技厅一名副厅长家住武昌水果湖双湖桥附近,离单位约1.7公里,车改后几乎每天步行上下班。这名副厅长说,“上班走半小时,下班走半小时,一天的运动量就够了。锻炼身体的同时也减少了汽车尾气排放。”

湖北省科协一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该单位副职配车全部取消,几名住得近的副主席都是步行上下班。

上述主动放弃公车的“一把手”厅官则介绍,他平时上下班有时自己开车,有时手机叫滴滴快车,有时坐地铁。最近,有一天去汉口开会,就是坐的地铁。

“我以前只见过一个副厅长偶尔坐过地铁,其他的副厅级领导都没听说过他们坐地铁。现在,很多领导都坐地铁了。”11月2日,湖北省一家省直机关的后勤中心主任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

部分厅官则选择了出租车和打车软件。湖北一名副厅官给南方周末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月补贴1690元,一个月工作日22天,平均每天有76.8元。大家基本都住在单位附近,完全够用了。”

湖北省人事厅一副厅长也向媒体透露,他下载了打车软件,每天打快车上下班。在他看来,车改后有车补,自己打车也方便。

也有一些厅官选择开私家车上下班。汪松祥介绍,湖北省公安厅一名副厅长车改后没车了,其妻最近退休,会开车,成了他的“专职司机”,每天接送他上下班。

叶青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的做法是“3510”:3公里左右走路,5公里左右骑车,10公里左右坐地铁、公交、打的或者开车。

南方周末记者还发现,有厅官没有公车后,原来的司机经常驾驶私家车接送其上班。这名厅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考虑把领到的交通补贴给他,不能让他白用私车给我服务。”

叶青觉得,车改并不会影响到省直机关中厅官们正常工作,到目前为止没有厅官向他反映过有影响工作的情况。

4

“最后一次 享受待遇的机会”

在湖北,不少厅官过去对一直倡导车改的叶青颇为不满。叶青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最压抑的时候在2014年7月中央公布车改方案之前,很多人对他有意见,现在都知道公车改革不可逆了,“见到我都说好”。

嘴上说好,但对公车待遇享受惯了的厅官们来说,短期内一时还很难适应没车的状态。在湖北一家省直单位的停车场里,南方周末记者还看到一辆被贴上封条的奥迪A6。显然,过去即便是该厅厅长,乘坐此车也属于严重超标。

8月26日,湖北省农业厅的副职们把车都交了。8月27日,交车后的第一天,厅长戴贵洲就遇到了执行车改后的第一个难题:当日,该厅有5名副厅级官员提出要单独或者陪农业部的司长外出调研。

“三个副巡视员、一个副厅长、一个纪检组长,都找厅办公室要求派车。” 11月2日,该厅一名官员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

按规定,参加车改的官员在湖北省会武汉市的7个中心城区因公出行,都在发放交通补贴保障范围内,不能再使用公车。但厅官们交车后的第一天,有点不适应,仍然想单位派车。

“戴厅长召集了一个专门会议,讨论派不派车。最后开会决定,严格按照车改的精神办,宁可不去也不能派车。”上述官员说,最后几名厅官自己想办法去了。

部分厅官交车前依依不舍。湖北一省直机关的官员透露,8月26日该厅原定下午4点所有副职厅官的车必须上交。但有厅官提出,“最后一天,还是要享受一下待遇,下班后让司机送回家了,再开车回单位交车。”

最后,该厅“人性化操作”,交车时间改到了下午6点。

尽量保留好一点的车,也是湖北各单位车改中的常见做法。在湖北省农业厅,厅长戴贵洲现在的座驾是原来农机局局长的。农机局局长是农业厅党组成员,属于副职,车必须上缴,农业厅就内部调节,把车况好的局长用车换给了厅长用,把车况差的车交了出去。

“总之,车改把过去少数人享受的待遇变成了普惠。对厅长们来说,车改后没有过去那么方便了。”湖北省一名省直机关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还有厅官提出,没有公车后进出省委省政府大院不方便。“私家车和出租车,都进不了省委、省政府大院,我们要是去省委、省政府开会怎么办?”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体验,从湖北省委大门进入,五分钟左右可以走到大院内任何一栋办公楼,并不存在不方便的情况。

湖北车改的决策者们很体谅坐惯了公车的厅官,对此专门规定:厅官们到湖北省委、省政府和东湖宾馆开重要会议,可以使用单位的应急公务车。

习惯了出门就是公车的厅官们,还不时有人打电话给一名参与车改推进的处级官员咨询,“我们到外地出差,去机场能不能派个车送一下?”

这名官员说,有时候会被问蒙,但他随后一想:出差每天有交通补贴,就是用来坐车的,不是发给你白落下的啊。所以,他会回告咨询他的各单位,去机场不能派车送。

叶青认为,厅官们的车被取消后影响最主要的是让他们放下了官架子,但现实中官员们的转变并没有那么快。

11月3日下午,内蒙古发改委常务副主任张磊带团到湖北机关事务管理局学习湖北车改的经验。会上,湖北一名处级官员说,“一起去省里开会,我骑个电动车去没问题,可让领导也骑车去,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武汉 地铁 运行 时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