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李茶的姑妈》回应低俗:性桥段为讽刺贪婪

上映四天口碑走低,观众对片中角色暧昧关系不适,票房被对手反超,专访主创谈桥段老套等争议

《李茶的姑妈》回应低俗:性桥段为讽刺贪婪

对比过往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等电影在票房表现上屡次“黑马”之姿,这次国庆档上映的改编自2016年同名话剧,由吴昱翰执导,黄才伦、艾伦、宋阳、卢靖姗等主演的喜剧片《李茶的姑妈》,于昨日开始票房渐呈疲软之态,截至发稿前单日票房被观众称为“国庆档口碑之作”的《无双》反超近3000万元,总票房3.6亿元。据猫眼电影显示,《李茶的姑妈》在国庆档在映影片中排片比24.2%为当日最高,但上座率却仅15.4%,处于下游位置。

业内人士称《李茶的姑妈》上座成绩不佳或与公映后口碑走低有关。这部除卢靖姗外,主创均为舞台剧原班人马的影片上映后评价陷入“主题低俗”“男扮女装梗陈旧老套”等争议,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导演吴昱翰,主演黄才伦谈影片改编。

  主题低俗?

绝对没有污秽化 喜剧最大功能是讽刺

《李茶的姑妈》讲述了“姑妈”是个有钱的寡妇,因李茶订婚仪式而聚首的人们都在觊觎姑妈的财产,一场由金钱、谎言引发人生错位的故事由此展开。整部电影核心的喜剧点在于男人扮女人,并且还有人在追求这个“假女人”。片中有很多通过错位、误会造成的喜剧包袱,比如杰瑞和“假姑妈”拥抱在一起时正好被媳妇发现;李茶、杰瑞和“假姑妈”在床上扭作一团时也正好被人看见等。

然而“假姑妈”在片中与几个男人的暧昧关系让很多观众感到不适,认为喜剧包袱过于低俗。导演吴昱翰认为每个人的道德标准和尺度不一样,“其实性喜剧在国外非常流行,比如表达性或者是由男扮女所产生误会。其实只要正面去理解就OK,我们绝对没往污秽的方向使劲儿。”

同时导演也表示,相比于原版舞台剧,电影版已经删掉很多更大尺度的内容,“人物情节推进必须要经历这些错位,它是在合理故事之内的,我没有刻意去拿这些东西做文章。”吴昱翰表示他是想通过电影来表现片中人物对于物质、情欲的贪婪,“喜剧最大的功能就是讽刺,(性)只是故事推动的一个手段,作为想去讽刺的一个点而已,我们并没有去宣扬。”

包袱老套?

舞台剧就由“男扮女装”拓展成故事

观众小二看过影片后对记者表示,“这是开心麻花系列电影中最让我失望的一部,此前《夏洛特烦恼》玩穿越梗,《羞羞的铁拳》男女灵魂互换,这次《李茶的姑妈》核心梗竟然是男扮女装,桥段越来越老套了”。导演吴昱翰表示该片改编自舞台剧IP,而舞台剧最初是因为想到了“男扮女装”这个点才得以开发成故事,进而拓展成舞台剧。“从舞台剧到电影,我们整体故事上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在节奏、表演、包袱等细节上做了一些适应电影的调整。”

同时吴昱翰表示有很多喜剧包袱在舞台剧上是成立的,但在电影中却不一定能“叫响”。比如舞台剧中利用智能机器人与演员对话的桥段,对话比较夸张,导演在电影中保留了这个包袱但做了调整,“舞台剧的假定性会更强,电影里我们会考虑这种尺度观众能不能接受,这毕竟还是一个现实题材,再飞也得有个度,在电影中就没有用那么多包袱,做了最精彩的筛选和取舍。”

■ 影片揭秘

演“假姑妈”练习穿高跟鞋

黄才伦是原版舞台剧中“假姑妈”的饰演者。在导演吴昱翰看来,舞台剧假定性比较强,黄才伦在话剧版里穿一身紧身衣给观众的刺激比较直观,观众不太会去考虑像不像女人的问题,但在电影中得真像女人观众才能接受。“只有真实,观众才会相信你说的话,才会进入到故事里。”

于是为饰演“假姑妈”,黄才伦穿起了裙子、高跟鞋,浓妆艳抹,“我的生理和心理都经历挑战,高跟鞋真的很难穿,身体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还有大量跑跳的动作。剧组给我定制了两双41码高跟鞋。”反复练习后黄才伦才适应,“身体自然挺拔了起来,彻底从生理上变成一位女性。”

邀请卢靖姗因为她有神秘特质

在去年的票房冠军《战狼2》中饰演女主角的卢靖姗此次首次参演开心麻花电影,在片中她饰演李茶的姑妈——全球女首富。之所以选择她来演这个角色,吴昱翰表示因为这个人物的设定是个较神秘的人,同时希望能让大家有更多遐想。“虽然大家对卢靖姗熟悉,但她没演过喜剧,还是个混血儿,在很多方面都感觉她像个谜,至少在戏里我们可以把她塑造得像谜一样。而且这是一部很疯狂的,多少有点架空和荒诞的戏,有些设定就没落得特别实,稍微能给观众一些想象的空间。”导演称在卢靖姗身上看到了这些特质。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赵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