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娱评 > 正文

电影 《1917》:应该就是今年的奥斯卡最佳了!

还有不到一周时间,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礼就要如期举行了,今年的奥斯卡极具份量,入围的几部影片质量极高,并且各有各的好法。

本来在全世界的大多数媒体和影评人心中,《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是呼声最高的两部电影,极有可能拿下今年的奥斯卡最佳,但是前段时间第77届金球奖爆冷出单,《1917》后来者居上,打败了一众实力派对手,拿下了剧情类最佳影片。

金球奖素有“奥斯卡的风向标”之称,再加上《1917》确实十分出色抢眼,所以好多媒体和影评人,现在比较看好这部电影最终问鼎奥斯卡,小编作为一位常年关注电影的普通观众,从自己不多的电影经验来看,可以不负责任地预测一把,《1917》应该是能够拿下今年的奥斯卡。

《1917》作为一部电影,把电影技术和电影艺术做到了完美的融合,是人类电影工业的最高体现,其看似单薄却又充满意趣的剧情,表现出了看似不太宏大却又十分厚重的主题,属实是难得一见的电影佳作。

这部电影猛然一看,最让人值得称道的是其一镜到底的长镜头,一部以一战为背景的战争电影,一部时长109分钟的战争电影,想要实现一镜到底想想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世上的事,不去尝试,又怎知做不做得到呢?

《1917》的摄制团队做到了,萨姆•门德斯带领的摄制团队做到了。

其实《1917》的故事非常简单,一句话就能概括,一战时期的法国战场,有两个英国兵要在24小时之内穿过德国人占领的阵地和小镇,去给友军传达一项停止进攻的命令。

这样的剧情,造成了影片的时间和现实的时间存在着一致性,所以本片的导演萨姆•门德斯一开始就想到长镜头的拍摄方式。

说起一镜到底的电影,在世界影史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远有希区柯克的《夺魂索》,近有冈萨雷斯的《鸟人》。其实这些电影,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镜到底,而是利用隐形剪辑技术将几个十几分钟的长镜头串联了起来。

《1917》中,至少存在着20处以上的隐形剪辑,有的利用的是短暂的黑屏,有的利用的是镜头的一晃而过,还有的利用的是更加现代的CG技术。

有好多影迷在观看这部电影时,饶有兴致地在找隐形剪辑点,但是由于萨姆•门德斯的团队实在把影片打磨得过于精致,有些剪辑点还是肉眼难以分辨。

一镜到底并不意味着,镜头的枯燥无味,相反在艺高者手中,反而玩出了新花样。

《1917》中,萨姆•门德斯艺高人胆大,在运动长镜头的加持之下,依然完成了高超的场面调度,摄影机跟随主角的变化移动,让电影画面有了游戏的质感,给观众带来了沉侵式的观影体验。

而且由于剧情上的时间变化,主人公从白天到夜晚,这对摄影机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又要完成长镜头,又要呈现出观影美学,这拍摄难度可想而知,结果是人家做到了。

好多观众和影评人觉得这部电影是形式大于内容,技术上的东西压倒了剧情上的东西。其实不然,本片的故事虽然简单,但是其内容和细节处处扎实有料,看起来依然充满了趣味性。

本片的一句话故事,依然能够分为四个部分,刚开始是两位主人公穿越德军撤退之后的前线阵地,随后是战友的在农场后院的遇难,其次是主人公独自一人穿越德军占领的小镇,最后是主人公漂流河上,穿越森林,找到友军,完成使命。

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影片的又展现出了许多具有深意的细节,比如穿越德军前线时遇到了大量的死尸,还有农场后院被德军砍掉的樱花树根部依然盛开着樱花,以及小镇上的法国女人和河中漂流时水面上散落的樱花花瓣……

这些有力的细节,以及配合着它们的光影配乐,最后都服务于本片的主题,那就是影片主人公舍生忘死的个人英雄主义。

影片中有一句台词,让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战争什么时候结束,只有士兵们倒下,战争才会结束。”

我们把这句台词,引申到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个人身上。生活什么时候结束,只有生命停止呼吸,生活才会结束。

武汉加油!疫情中的人们加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