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务 > 企业 > 正文

筑牢国门第一道“防疫墙”

当前,我国本土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已基本阻断,但境外病例输入性风险仍在持续增加,一场愈发严峻的国门战“疫”正在全国口岸打响。越来越多的海关关员冲向口岸一线,用担当与使命守护国门安全,牢牢构筑起第一道“防疫墙”。

1月26日,由北京海关所属首都机场海关旅检现场拦截的1名旅客,经北京市卫健委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者,这是全国海关在空港口岸检出的首例确诊病例。

首都机场是全国最繁忙的民用机场之一,疫情防控任务重、责任大。自疫情发生以来,医学硕士毕业的首都机场海关旅检一处关员谢丽惠一直坚守在医学排查岗位上,在仅有5平方米的巡查通道上,她日均能走出1万步。上述的首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就是她在旅检通道中排查出来并协助转院的。

为了提高排查的精准性和有效性,谢丽惠将实践中总结出的专业问询方法和工作模式,在北京海关旅检现场推广使用。针对境外突发疫情信息,谢丽惠还第一时间整理、编译、上报,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形成一线卫生检疫工作要点,为全国海关有效开展疫情防控提供了重要参考。

“机场就是战场,口岸就是前线。”随着疫情输入风险加大,北京海关已进入抗疫一级战备状态。截至目前,北京海关累计组织420人次加入应急力量支援队,累计有1125名关员奋战在机场口岸一线,占全关总人数的近四成。

在实现精准医学排查的同时,如何有效处置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成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大难点。为此,上海海关所属浦东机场海关在常规“120模式”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启动了“130模式”。

“‘120模式’最主要针对有发热、咳嗽等症状的入境人员,而‘130模式’主要针对症状不明显但有旅居史、风险较大的旅客,直接转运至指定隔离点,集中采样检测后再做后续处置,确保对入境旅客100%识别分流、有效管控。”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副处长张澍说。

据悉,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目前共设置了80个流调台,每个流调台前的关员一刻不歇做询问记录,至少连续12.5个小时。这12.5个小时内,关员们要穿着闷热不透气的防护服滴水不沾、粒米不进。

“现在转机回国的情况比较多,我们要花大力气从非重点地区直航的航线上把重点人群再挑出来进一步排查,集中管理整个上海口岸入境的高风险人员,与地方无缝对接。”张澍说。

上午10点30分,一个标有“中国海关防疫”字样的蓝色箱子,被工作人员急匆匆地送进了青岛海关所属青岛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的病毒检测实验室。

33岁的医学博士、青岛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病毒检测实验室技师滕新栋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个蓝色箱子。双重口罩、双重手套、护目镜、防护服……滕新栋清楚地知道,这个装有新冠肺炎病毒检测样本的箱子,一旦打开意味着未知的风险。而滕新栋所要做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样本的检测结果。

青岛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副主任陈晓光说,从箱子送达实验室这一刻,整个航班甚至整个机场,都在等待实验室回传的检测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直接决定着整个航班后续的处置程序。

近段时间以来,随着检测样本数量的剧增,实验室开始了不分昼夜的检测工作。滕新栋说,早一秒得到准确的结果,就为患者治疗赢得早一分时间,也将为疫情防控赢得早一分主动!

凌晨时分,广州白云国际机场T2航站楼内,一波入境检疫小高峰来袭,广州海关所属白云机场海关全员进入“作战”状态——

12条自动测温通道已全部开启,但旅客逐一进行健康申报和测温,通道可能会出现拥堵;发现多名发热旅客,负压排查室即将饱和……面对一个个突发问题,正在值守的白云机场海关副关长杨杰迅速启动应急预案,加开人工检测通道,协调临时排查室,设置等候缓冲区。

“下一个高峰在凌晨3点左右,我们要赶紧准备。排查不能漏掉一人,但也要做好自我防护,确保不感染一人。”作为一名从部队医院转业、在旅检口岸工作了19年的“老海关”,杨杰对于病毒的险恶有着比常人更深的认知。

疫情发生以来,杨杰带领团队连续作战,全力投入到这场与病毒抗争、为防疫物资通关提速的战斗中。“海关人的天职就是守护国门一线,不管面对什么危险和困难,换上制服,戴上装备,走进排查室,我们就是无畏的战士!”杨杰说。(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顾 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