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世界保守主义新趋向及深刻影响

保守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主要社会思潮之一,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再度凸显出来,不仅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出现保守主义推动下的社会整体右转,而且逐渐蔓延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这股以美国为首的右翼思潮流变给国际秩序和安全格局正在带来深刻影响。

  特朗普的保守主义融合了新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代表了美国保守主义发展的新阶段

保守主义思潮的产生最早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甚至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如何应对社会变革成为保守主义思潮产生的重要历史条件。工业化和现代化迅速发展是保守主义流行的社会条件。西方现代化加速政治生活“大众化”,挑战着传统社会秩序,这为反对激进和变革的保守主义准备了社会心理条件。而各种形式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的发生是保守主义崛起的现实条件。

20世纪的第三次工业化浪潮使当代世界产生了深刻变革,在左翼思潮广泛流行的战后西方社会,处在低谷期的保守主义思潮进入新的理论和舆论奠基阶段,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开始了反对罗斯福新政的保守主义理论建构。保守主义思想家相继提出了具有鲜明意识形态特征的理论,推动了保守主义思潮的复兴。20世纪70年代,西方国家爆发能源危机和生态危机,新社会运动蓬勃发展,社会的动荡与变局推动各种形式的保守主义发展:传统保守主义、自由保守主义、文化保守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在理论和政治上产生共振与合流。英国的撒切尔、美国的里根在大选中获胜,标志着西方国家正在形成强大的保守主义政治力量。英美欧陆出现了新保守主义流变,对内右翼力量活跃并登上政治舞台,反对左翼和社会福利化的新政;对外霸权主义升级,反对它所认为的“极权主义”国家以及“非民主”国家,并将社会变革视为对西方文明的挑战,在全球范围掀起保守主义浪潮。

20世纪90年代冷战结束,标志着保守主义进入全球化演进阶段。新保守主义主张自由经济、传统价值观、帝国秩序和强硬的反共立场四大政治原则,不仅要建立以美国为核心的单极世界格局,而且要构建全球一体化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特朗普的保守主义融合了新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代表了美国保守主义发展的新阶段。

  欧美新保守主义经历了长期的理论准备和舆论传播,有着系统的理论主张

保守主义思潮从理论主张上可以划分为传统保守主义、宗教保守主义、反共保守主义以及新保守主义等;从地缘政治范畴存在发达国家的保守主义与发展中国家的保守主义;从文明领域流行着各种文化保守主义,特别是伊斯兰保守主义的强劲复兴与欧美新保守主义产生强烈冲突,加剧了西方社会思潮的右翼转向。

在各种保守主义流行的当代世界,新保守主义是全球化时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社会思潮和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它的流行不仅与特定的历史条件密切相关,更是资本主义面对全球化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维护传统社会秩序和价值观的一种理论自洽。哈耶克曾经形象地指出,保守主义通常面对新的变化无法为现实的行动提供一种可替代性的选择,只有通过对当前潮流的抗拒去延缓那些必然的发展变化。与传统保守主义仅重视批判而忽视理论建构不同,欧美新保守主义经历了长期的理论准备和舆论传播,有着系统的理论主张:

经济上新保守主义主张捍卫私有制和自由的市场经济,减少政府干预下的国家工程和社会福利。面对经济复苏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的困境,主张以经济民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国家主义“夺回工作、夺回边界、夺回财富和梦想”。

政治上新保守主义推行对内的种族主义国家认同和对外的民族主义霸权共识,建构极端化的政治生态。亨廷顿在2004年出版的《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一书中明确指出,构建美国帝国需要形成大众认同,构成社会凝聚力的基础是美国认同。美国认同的核心是盎格鲁—新教文化。即是否是白人、是否是欧洲人、是否是基督教信徒是国家认同和国家集团认同的政治标准。

文化上新保守主义以“文明冲突论”为理论依据主张文化种族主义。亨廷顿预测21世纪将是文明冲突的世纪,对此要建立“民族主义美国”。保守主义思潮认为,在世界各种种族中,白人具有超乎其他种族的智力与道德优势。在美国兴起的“茶党运动”就提出“白人国家属于白人”。在疫情大流行中更是不怀好意地引领西方国家给病毒贴上“中国病毒”“亚洲病毒”的标签。

国际上新保守主义主张建构单极化的世界格局,维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欧美新保守主义对国际秩序及安全的影响

当代世界保守主义思潮影响广泛,特别是欧美新保守主义的盛行,以极化和对立的思维逆全球化而动,维护传统秩序,给国际秩序与安全带来极大的混乱与不确定性。

其一,当代保守主义强势崛起是世界性现象。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都出现了急速右转的保守主义;在不同文明地区流行不同的甚至相互对立的保守主义思潮。其二,保守主义是一股具有理论准备、舆论媒体、政治舞台以及文化宗教资源长期支撑的社会思潮,在全球化时代主张对既定的资本主义制度及价值观的复兴。其三,保守主义思潮集合了各种阴谋论、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反智主义、宗教神学、逆全球化、反全球化思潮以及冷战与反共意识等极端思潮,推动符合传统霸权体系下的全球秩序与治理规制的转向,也引发了世界抗击疫情大流行局面的混乱。

当代世界保守主义思潮呈现一强多极局面,有右翼保守主义在国际政治上的合流,亦有在本国利益上的矛盾与分流。其中,以美国为首的新保守主义主张在全球推进西方制度模式,缔造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以取代全球化时代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多极格局,通过疫情大流行加速全球单极化趋向,正在成为和平与发展时代国际秩序与安全的主要威胁。

第一,美国新保守主义主张的世界秩序是“美国治下的和平”,其最核心的国际秩序理论就是所谓“新帝国论”。这一理论认为21世纪全球的政治关系和权力结构已经发生根本的改变,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国家和国家集团可以抗衡的超级大国,美国以实力维持单极格局是其长期的国家战略。第二,如何实现“新帝国和平”?新保守主义提出“民主和平论”。将世界划分为民主国家和非民主国家、西方文明和非西方文明两个对立的世界,双方是非此即彼的零和关系。这种论调强化北欧的军事同盟和西方大国的同盟,建构一个和美国享有共同价值观的文明世界。第三,如何确保“新帝国和平”?新保守主义提出通过战争与非传统战争的方式消除异类国家,如把发动伊拉克战争粉饰为消灭“暴政”,强调美国是世界唯一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上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国家。美国对华贸易战则将技术优势武器化,让其他国家成为美国的附庸。第四,如何构建“新帝国和平”,以文明冲突与意识形态对立为核心,对内通过反堕胎、移民等社会议题设置强化国家身份认同,对外通过对所谓异类文明的压倒性优势,对其他文明进行遏制打压,以建立单极化世界格局。

简言之,集“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国家主义”于一体的新保守主义泛滥,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面临严峻挑战,特别是在地缘政治与安全领域美国挑起对中国的围堵,国际安全维护变得更加复杂与多变,国际秩序愈发面临失序的风险。因此,面对百年未有之变局,代表世界和平与发展力量的中国,必须全面审视现实国际社会矛盾的焦点,通过坚定自身发展和坚决维护国家主权与安全,团结世界爱好和平与发展的国家,共同破解世界保守主义思潮的战争威胁与挑战。

[作者分别为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高精尖创新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本文系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新世纪以来国外流行社会思潮研究”(18KDA002)的阶段性成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