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散文 > 正文

杨迎勋:乡村记忆一一打基子

乡村记忆一一打基子

杨迎勋

拿上斧头剁白杨

重打基子重盘炕

阿妹心里别紧张

我和以前一个样

……

这首民歌的“打基子”和“盘炕”,在我小的时候,是父辈们经常要面对的农活。在咱们陇南山区“打基子”这项工作,能不能把炕盘好,关键环节就是这“基子”打的好不好,打好了则牢靠,打不好了就像“熟面”捏的“狗娃”散的,盘的炕估计还没睡呢就会塌掉,所以说“打基子”马虎不得,能不能睡得到热炕?幸福感指数和安全都在“基子”活上面系着呢。

微信图片_20201214123341

基子,即,土坯,过去农村砌墙时用的主要建筑材料。打基子时,先要准备一块平面光滑的青石板,打基子需要一块20公分厚的石板,表面光滑。还需要打基子的模具,在陇南农村叫“基模子”,一个长方形的可拆卸的木制模具。还需要一个圆形的石头锤子,截面光滑。再把一个用木头做成的模具放置在青石板上,撒上两把草木灰,倒上三两锨湿土,用双脚跳着踏实,再用一把平顶石础子砸实确,不到一分钟,一个成型的基子产品就完美出炉。

打基子看似简单,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只需要一把蛮力。其实不然,打基子虽属力气活却暗藏不少学问,其中的奥妙也不容小觑。打基子各个要素环环相扣,互为连贯,自成一体,浑然天成,缺一不可。只有懂得套路,且舍得力气,才能打出让人服服帖帖的基子,否则,仅凭三脚猫的功夫是难以完成这门苦差事的。

记得咱石桥上街的刘学哥的基子打的好,学哥在青藏雪域高原当兵5年,身体健康硬郎,脸黑光亮,庄里人都称"黑学",上世纪1975年初春,我们家建新房,父亲请来了黑学哥在我后院打基子,只见学哥先往青石板上撒一把草木灰,然后挥动着铁锨往青石板上的模框里边扔几掀半湿的黄土,铁锨往地面的黄土里使劲一插,身体一跃跳在青石板的黄土上,用脚飞快地从前到后踩实,接着一上一下使劲用石础子砸脚下的黄土,掘下生风,轻重有序,嗵、嗵、嗵,几声有节奏、又协调的低沉响声中,一堆虚软的黄土刹那就成了一块长方形的坚硬的"基子",学哥熟悉的用脚一蹬,打开模子"开关",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熟稔、连贯、有条不紊。已经砸好的基子棱角分明、表面平整光亮。取出"基子",双手端着摞在旁边已经打好的胡基垛子上,拍拍手,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一把汗,返回又开始新一轮的动作。两条壮实的胳膊有力地一上一下,脸颊和脊背上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亮光。

黑学哥的打基子真精彩:

一础子砸下去

散漫的黄土有了形状

長方形的实木框就是规矩

没规矩你就是废物!

现在很多年轻人可能对打基子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但只要是黄土地上生活过的老人们应该都知道。有人叫它土坯、有人叫它胡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土吃土,打基子,是西北劳动人民在生产劳动中的智慧结晶,不用花钱买,只要勤劳、有力气,是当时修建房屋用的主要建材。

微信图片_20201214123347

打“基子”有个说法叫做“三锨九杵子,二十四个脚底子”,意思是打一块“基子”需要三铁锨土,用脚踩踏二十四次,打上九杵子才能成型。打基子是一门体力活,没有一定的体力是干不动的。但打基子也是一个技术活,有的人会打,不会摞,往往摞起便倒塌。人们便取笑:“会打不会摞,不如家里坐。”打基子要选好位置,要取土方便,通风向阳,有摞基子的场子。基子摞子距离远近也很讲究,要距石板恰到好处。远了,来回多跑路,费体力,费时间,影响速度;近了,摞不了几垛,又得平场子,搬石板,误工误时。基子型后退出基圈子,双手轻轻地搬起基子,整齐地垒在旁边的基子上面。一直等到干透就可以用了。打基子用的土粘性要好,黄土高原的土质特殊,粘性一般都很好,用这种黄土打好的基子,梭角分明,质地坚硬,以前的农村,基子是最主要的建设材料,建棚砌墙啊、修房盘炕泥灶台都用的是基子,所以打基子是农村一项重要的生产生活,小时候,经常看到一些人家的大门前或者园子里整齐地排好的基子,我和小伙伴经常在垒好的基子周围玩捉迷藏。

RT)`[6)K]%`097K$Y{_FW9J

岁月更替,时光推移,现在人们生活好了,建房的材料用砖,水泥板,人们都纷纷住上了楼房,打基子已经退出人们的视野,逐步消失在农村建筑材料行列。再也看不见壮汉们打基子那矫健的身影了。但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却深深留在我的脑海里,历久而弥新。

不管怎么说,在几千年的历史潮流中,打基子为生活在黄土地上的人们提供了廉价耐用的建筑材料,是很多人记忆深处抛不去的乡愁。

时代总在向前发展,新东西总会层次不穷,旧东西总要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这就是历史。打基子”职业成为历史,毫无疑问是国富民强的见证,但诞生在黄土地上的“打基子”文化不应该被遗忘,它是激励人们上进的历史标签。

但是,基子本身拥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比起砖块要厚重,比起石板要接地气,修房,盘坑,筑墙,陈年拆了还可砸碎送到田间是很沃的肥料,同時,比起复合材料要环保,比起高楼大厦、粉刷墙和涂料,更有生命感和亲切感!它与自然相得益彰,与土地共存,与空气同呼吸,它不需要烘烧,不需要煅造,不需要死亡,不会成为垃圾,不会污染环境,不会将我们与土地隔离……

多少年来,陇南人祖祖辈辈就这样地沿袭着传统,繁衍生息,自然成为一种风气,一种地域特色。祖先是智慧的,智慧得让后人叹服而难以逾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赵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