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散文 > 正文

李祖武:柳 稍 情 结

 

1623687890(1)

柳 稍 情 结

李祖武/文

在蒙蒙的晨雨中醒来,推醒老伴:“今早摆露水就不必了,但艾草还是要采的,柳梢还得多斡些。"她先迷瞪了一阵,突然反应过来,“噢,端阳节。”拾起来擦把脸就出了门。虽然七十出头了,又很瘦弱,但麻利了一辈子的腰腿走起来还是会生风的。

饼铛里的馍才冒热气,杯里的茶叶还尖朝下垂在水面,一声“斡着来了!”随即一捆还散放着生命活力的闪着晶莹水珠的柳梢便放在了廊檐上。“吃罢了着,馍热了。”“别上了再吃吧,乘嫩着。”我家有三道门得别,大门丶二门和园子门。“有生家大门的歪脖子柳树,银梅拿了一把镰刀,噢一人割了一抱。”说话间我们到了大门口,这大门已不是道光年间的原装,上世纪九十年代不住人时倾圮了,零三年我按原样重建,而且把文革时打掉的脊兽又恢复了。木门框上过年时我撰写的对联“老马识途一腔热血育桃李,皓首痴心满腹文章颂春秋。”还红艳艳地毫无退色之意。老伴搬来木凳,我把两绺柳稍分别别在门楣上的两朵木雕牡丹上,绿意盎然的柳枝被红对联映衬得更加鲜活,而老伴眼中更是闪动着平时不多见的欣悦之光。

二门的对联是“春逐乌声出林去,风移兰气入户来。”门楣上的木雕,许是木瓜,但我想是柿子更贴切些,一面别柳稍,一面问老伴:“你看这木雕是柿子还是木瓜?”“木瓜,不,是柿子,你看那根底的柿子碟碟太像了。”是柿子,柿仕同音,出将入仕嘛。

端午节由来太久,寄托人们的愿景太多,从祭龙说,纪念人物说,八卦说到毒日说等等,产生了一系列复杂繁纷的习俗作为,由于承载太多,就像这几天锭耿耿的棕子吃得人肚子发胀一样,大有满而欲溢之惑。但是直接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还是被东鳞西爪地流传了下来,我只记得五月五一早摆露水与却病清潔有关,采艾蒿,抜薄荷更是凉晒一年所须最基本的草药。到处抹雄黄酒以防五毒,懵懂中还有白素贞饮了雄黄酒现出蛇形的故事……。

而我觉得最无须牵强附会找出理由,且最富诗意,也最为朴素的便是门上别柳稍了。渐入盛夏的五月,世间万物競相向它生命的极盛奔去,温顺和平的柳树这时枝繁叶茂,斡一股断茬上泛着白汁,散发出苦苦香味的柳枝,再衰朽的生命也会被她感染地年青起来。平凡人家门上别上平凡的柳枝,就是企昐把平凡的日子过得平顺祥和,祈愿柳枝把她顽強的生命力借给我们,把她温馨和顺的脾气带给我们每个家庭。

园子门是我每天开车出入的门,我们把柳稍穿在门顶上用钢筋编成的图案上,我们很认真地作完这一切,看着老伴病着萎靡了几天后,今天因别柳稍而愉快起来,我也产生了一种知足感。这时环顾四周,只见家家门上都别上了柳枝,请来了宁静,请来了祥瑞。

忽然老伴手机铃响了,小儿子的声音,“妈,嗷一家今个回来价。”老伴皱了一下眉接着眼中又泛出光泽,忙应声“好哞。”转身对我说:"老汉,连赶给我搭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