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访谈 > 正文

天水市政协委员高峰:在丝路明珠天水与敦煌间搭起文化虹桥(图)

核心提示: “非常荣幸当选天水市第八届政协委员,这是我的光荣,也是家乡人民对自己的厚爱。今后更要为丝绸之路上的两颗明珠,敦煌和天水两地的文化交流做贡献。要勇于担当,积极作为,充分发挥政协委员的作用,不负家乡父老的养育之恩,为繁荣天水传统文化添砖加瓦。”近日,政协天水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新当选的政协委员敦煌佛学书画院院长高峰深情地说。

在丝路明珠天水与敦煌间搭起文化虹桥

——访新当选天水市第八届政协委员高峰

“非常荣幸当选天水市第八届政协委员,这是我的光荣,也是家乡人民对自己的厚爱。今后更要为丝绸之路上的两颗明珠,敦煌和天水两地的文化交流做贡献。要勇于担当,积极作为,充分发挥政协委员的作用,不负家乡父老的养育之恩,为繁荣天水传统文化添砖加瓦。”近日,政协天水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新当选的政协委员敦煌佛学书画院院长高峰深情地说。

nEO_IMG_1640793963(1)

架起文化交流的虹桥

高峰出生在天水,发源于羲皇故里的伏羲文化、麦积山石窟文化等,让他青睐已久。2013年,他回到家乡时,听到著名雕塑家何鄂在秦州区慈航寺创作新风貌的佛像雕塑时,便通过天水市秦州区佛教协会,把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张巨幅菩萨像捐赠给了慈航寺。他表示:“这张菩萨画像无偿捐献给天水的寺庙,找到了其应有的去处。让艺术为更多的老百姓服务,为增加两地的文化交流服务,才是其发挥作用的时候,也是我最快乐的事!”后来,他相继为天水瑞莲寺等多地,捐献了其独具敦煌壁画风格的书画作品。

2020年开始,他在天水筹办敦煌佛学院天水文化交流中心,已举办多场书画艺术展览,无数天水观众从展览中感受到了敦煌艺术的魅力。他说:“敦煌画派是甘肃省在华夏文明传承区建设中提出的文化工程之一,是一种地域性画家追求的理念。自己只是坚守在敦煌艺术道路上的一位践行者。”

多年来,高峰在敦煌热衷于天水历史文化的传播,通过国画艺术把伏羲文化、麦积山石窟文化等天水五大历史文化宣传了敦煌,通过他的书画院,以传播敦煌艺术的同时让国内外参观者了解天水、热爱天水。12月22日召开的政协天水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鉴于高峰对天水和敦煌两地传统文化交流的贡献,他光荣地当选为市政协委员。他说:“同为丝绸之路上的文化明珠,敦煌和天水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和各自的特色,通过民间艺术交流让两地文化繁荣发展是自己最大的心愿。今后,继续天水开展敦煌艺术交流外,自己还想邀请天水的书画家走出去,到敦煌举办展览和学术交流,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为两地架起文化艺术交流之桥。今后,要通过举办书画展、工作室、访问研学等多种形式,促进天水文化交流,为服务天水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做贡献。”

nEO_IMG_418ffd2f43b752b3fd00f2c47fffe2a

传承敦煌书画艺术

高峰,敦煌佛学书画院院长、泰中艺术家联合会名誉会长、中缅友好协会理事、敦煌画派传承人、国礼画家,甘肃美协会员。他生于陇右,创业于敦煌。多年来,他在丝绸之路明珠天水与敦煌之间奔走,用艺术之笔绘起两地民间文化交流的另外一座桥梁。

丝绸之路三千里,四大文明美名扬。甘肃敦煌是丝绸之路进入阳关的第一个中西文化交融、多元文化荟萃之地,敦煌莫高窟传承的佛教文化艺术更是丝绸之路上独具特色的艺术。历代经久不衰的敦煌壁画艺术,吸引了无数的专家学者研究学习和推广,中青年实力派画家高峰,便是多年来艰辛探索和传承敦煌书画艺术的书画家之一。

高峰身如其名,除身材高大、长发及背外,还有一颗陇右人特有的善良和好学之心。今天,他的敦煌系列国画已经走出了国门,但他还如苦行僧一样,留在敦煌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博大精深的敦煌艺术,只为践行自己心中的敦煌之梦。1968年,高峰出生在天水青龙村一个普通农家,父母都是当地善良的农民。他的父亲虽然识字甚少,但对经典佛经能够朗诵如流。“在小学时,父亲便让我为大人抄写经文,自己无意中喜欢其中的佛画像,开始偷偷临摹。”高峰表示:“没有想到,童年时这些简单临摹画,竟然还被邻居家请去供奉。从此,左邻右舍便争着请我画佛像,而我也从小时就结缘佛画像艺术。当然,也正是这种陇右民间乡村朴实的精神文化传承,让我从小坚持做人善良、对佛学国画情有独钟。”高峰中学毕业后,正值我国改革开放的初期,他虽然借阅了大量的敦煌佛学国画丛书学习和研究,但他的心中再也不满足从书本中临摹敦煌佛画,在征得家人同意后,他只身一人去了敦煌,要在自己喜欢的佛学艺术道路上更上一层楼,去寻找真正的佛教艺术。

nEO_IMG_849d88ebca75acf19e36e3deb1305ed

初到敦煌时高峰也是举步维艰。这时,在敦煌工作的一位叔父看到这位晚辈如此热心佛画,便伸出援助之手,让这位没有资历、没有大学文凭,甚至没有生活保障的小青年,在敦煌莫高窟谋到了一份他梦寐以求的工作。

敦煌有了立足点之后,工作闲暇他便日复一日地钻进佛窟中潜心于敦煌壁画的临摹和学习。正好,改革开放的初期正是敦煌学走向国际之时,当时他有幸面对面接触了国内著名敦煌学者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李最雄等专家。这些敦煌学的文化大家在工作之余,对这位小学生,在国画学习上不时给予关照和指点。艺术家们从高峰的勤奋、求学的眼神、诚心创作的作品中,看到这个小伙子肯吃苦、勤学习的作风,更看到了他不满足于常规国画的创新精神,便时不时对他的壁画临摹作品点评指导,让他受益匪浅。

2000年之后,初步掌握了敦煌绘画技法的高峰,总对自己不能在艺术的道路上再有提高而苦闷,于是他赴西安美院学习深造。3年后,当他取得西安美院大学文凭后,毅然放弃了回到省城兰州工作的机会,再次回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敦煌,重新操起画笔,成为众多敦煌艺术朝圣者的一员。

nEO_IMG_9b2e5e5756a731525aff0197f3fc504

之后,经过系统的美术学习和多年的反复临摹和探索,高峰的敦煌佛学国画已经在敦煌和兰州等地小有名气。2006年6月,他创办的敦煌佛学书画院正式挂牌成立,该院以专题展示和传承敦煌佛学艺术为宗旨。2015年,在中国文联等单位举办的庆祝中泰建交40周年暨泰国诗琳通公主六十寿诞——中国书画慈善展览中,高峰展出的《飞天颂》《双飞天》捐献给了泰国红十字会,用于泰国慈善事业。同年,高峰创作的6米巨幅作品《大涅槃图》画作,被中缅友好协会作为国礼,捐赠给缅甸仰光大金塔永久收藏。2017年,中泰文化经贸合作高峰论坛庆典活动中,他的作品由泰国文化和旅游部部长转送给泰国国家博物馆收藏。2019年9月15日,受邀参加了东盟文化艺术创作季(第一季)活动。从这时开始,高峰创作激情像放开闸门的水一样,一发而不可收,并逐渐走出了甘肃,迈向了世界,令敦煌佛学书画成为传播丝绸之路文化的又一个窗口。

nEO_IMG_a96189ebd8673023b3f65e38209be8c

“我创作的敦煌佛教画主要有两个类别,一是传承敦煌古风的中国画,即传统国画;另外一种是运用现代立体造型艺术,在平面空间中创作出的多维视觉效果的创新国画。”据高峰介绍:“前者主要把中国画传统的线描、着色等艺术全部运用到画作中。如临摹唐代112窟的《反弹琵琶》、榆林25窟的《说法图》及众多的飞天画等。后者如果配合灯光等展厅效果,让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塑,而非平面画作。如作为国礼赠送尼泊尔的临摹158号窟的《涅槃图》,328窟的《供养菩萨》等。”高峰说的这些画作都十分精致,反映出多年来临摹敦煌壁画的扎实功力,以及用传统国画艺术驾驭创作重大佛教题材的潜力,彰显出以敦煌古代画风为主的国画传承。而那些创新画则集中体现了他近年来在临摹敦煌国画中的求变与创新,是反映他内心丹青世界的另外一种形式。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