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娱评 > 正文

第75届金球奖颁奖礼成反性别暴力誓师大会 仍任重道远

当颁奖礼变成一场反对性别暴力的誓师大会

第75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在一片黑色肃穆中落下帷幕。与往年的觥筹交错、歌舞升平相比,今年的颁奖典礼更像是一场反对性别暴力的誓师大会。

资料图:金球奖颁奖礼,妮可·基德曼凭借《大小谎言》夺得限定剧、电视电影最佳女演员。

资料图:金球奖颁奖礼,妮可·基德曼凭借《大小谎言》夺得限定剧、电视电影最佳女演员。

2017年下半年曝出的哈维·韦恩斯坦性侵案一时举世哗然。此后,又有多达30余名好莱坞知名人物陆续深陷性侵丑闻之中。一起性侵事件引发的强烈蝴蝶效应碾碎了好莱坞华丽的外壳,也彻底暴露出其权力关系下的性和谎言。在这股风潮之下,新年伊始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不得不被蒙上浓郁的性别政治色彩。反性骚扰的“Time's Up”行动、“#MeToo”行动也屡屡成为当晚的关键词。而主持人开场时的一句调侃“晚上好,女士们和仅存的男士们”更是为整个典礼定下了基调。

黑色礼服是这一届颁奖典礼上最引人注目的变化。红毯上女明星的争奇斗艳向来是颁奖典礼的最大看点之一。在这个最能体现消费时代资本逻辑与权力关系的场所里,女性身体频繁成为被凝视与消费的对象,成为欲望的客体。但这次典礼上,几乎所有女星都响应号召以一袭黑色礼服亮相,以此表达对性侵事件的抗议。这是对红毯背后所凝结的两性关系的一次集体反抗。

当然,对于两性平等与女性权益问题的关注不仅仅表现在颁奖典礼的前前后后,更体现在获奖作品中。综观这次金球奖获奖名单,女性议题的影视剧尤其醒目。电影方面,《三块广告牌》不仅摘得电影剧情类最佳影片,还将剧情类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剧本等三项大奖收入囊中,成为当晚的最大赢家。这部电影讲述了单亲母亲为给遇害的女儿伸张正义,而在路边竖起广告牌,并与当地警察对峙的故事。底层女性的绝望与反抗、个体与国家机器的对峙让这部电影对于女性身份与地位的观照显得尤为深刻。而荣获音乐/喜剧类最佳电影与最佳女主角的电影《伯德小姐》则以叛逆女高中生克里斯汀为中心,展现了年轻女性面对青春、家庭与人生的矛盾与困惑。

电视类榜单上,《使女的故事》《大小谎言》与《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三部女性题材作品几乎包揽了所有奖项。获得最佳剧情类剧集的《使女的故事》建构了一个荒诞的男权至上的未来世界,描画了种种女性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故事,以反乌托邦的笔触敲响了现实的警钟。摘得最佳限定剧/电视电影的《大小谎言》围绕三个年轻母亲卷入一宗谋杀案的故事,触及了性虐待、家暴、单亲家庭等种种女性议题,揭示出了现代中产阶层女性所深处的生存困境。而荣膺最佳喜剧剧集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则聚焦20世纪50年代冲破传统束缚的女性个体,同样表露出浓郁的女性主义立场。颇有意味的是,上述三部不同类型的作品分别从未来、当下与过去的角度进行女性书写,共同编织成一则丰富的女性生存寓言。

实际上,早在哈维·韦恩斯坦性侵案发生前,2017年就普遍被认为是女性题材影视剧崛起的一年。在2017年9月,《使女的故事》《大小谎言》《副总统》等女性题材电视剧便横扫第69届艾美奖颁奖礼。而这一届金球奖上女性题材作品继续冠绝群雄,与其说是好莱坞性侵风波的推波助澜,不如说是美国社会现实的映射。近年来,尤其是随着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的各类社会矛盾表露无遗,阶级、种族与性别议题日益迫在眉睫。女性主义作品的崛起,或许要从这里寻找根源。

奥普拉·温弗瑞荣膺终身成就奖,是这一届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最富有意义的时刻。作为底层黑人女性取得社会成功的典范,奥普拉的人生历程凝结了阶级、种族与性别等多重议题。而她对于成长经历的回望与对反性侵的呼吁,再一次表明这一届金球奖无关艺术,只有政治。

颇有意味的是,就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举行的前几天,美国南加州大学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好莱坞在消除性别及种族不平等方面没有进步。这份报告统计了从2007年到2017年的11年间每年票房收入最高的100部电影的导演。报告显示,共有1223位导演参与执导了这1100部电影,其中95.7%是男性,女性导演仅占4.3%。冰冷的数字与黑色的典礼遥相呼应,共同呈现出无奈的社会现实。

劳拉·穆尔维曾不无绝望地说,女性无法在男权文化的天空下另辟苍穹。而好莱坞作为金钱与权力高度集中的工业体系,是父权制基本结构的加强版。绝大多数好莱坞电影又以持续不变的男性中心主义巩固与强化着这一社会秩序。在这样牢固的天幕之下,一次颁奖典礼只是小小的开端,性别平等议题仍然任重而道远。◎李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法网 查酒驾
责任编辑:赵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