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娱评 > 正文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拒绝“精巧”标签

中新网4月11日电 4月4日,《暴裂无声》登陆全国院线。首日票房超800万,目前累计票房破3000万。该片启用了明星阵容,制作也更为精良,那么,《暴裂无声》是否真的掷地有声,又能否像前作一般再造黑马?近日,《今日影评》特邀《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做客节目。对于观众提出叙事冗长、层次感不强的质疑,忻钰坤也在节目中给出了回应。

拒绝“精巧”的标签 《暴裂无声》更有电影质感

电影《暴裂无声》的故事聚焦在一个北方的矿业小镇上。凛冬,黑白两道通吃的矿业老板昌万年收买律师徐文杰为其进行伪证处理,当二人在偏僻小镇完成现金交易后,昌万年用弓箭将带着羊群在山里行走的牧羊少年射中,徐文杰将其拖进山洞内,两天后,矿工张保民得知儿子失踪的消息急切赶回家中,三天后,律师徐文杰的女儿也跟着失踪。两起本来毫不相干的失踪案意外地关联到了一起,所有人都脱不了关系。

的确,在经过了观众和市场对《心迷宫》的检验之后,《暴裂无声》自然而然地承担了更多的观影期待。有不少观众表示,《暴裂无声》在剧作的层次感上有所欠缺,电影前半部分的叙事上较为冗长。

面对这样的质疑之声,忻钰坤在《今日影评》中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忻钰坤称他本人也听到了很多关于电影《暴裂无声》的评论,诸如电影不如前作精巧等等。忻钰坤表示,大家喜欢《心迷宫》这样精巧的故事,似乎就会给我贴上一个标签。但《暴裂无声》并不在于结构精巧,而是在于观众对于影片的读解,对结尾的认知。影片给了观众很大的遐想和思考空间,因此观众的参与感要远远超过《心迷宫》。“《暴裂无声》更有电影质感。它在电影的本体隐喻系统里,做了非常多的铺垫,这个是在当下还蛮少见的一种表达方式,它很特别,而且对于我自己而言,这个电影的满意度、完成度还是很高的。”

作者化电影要做平衡取舍 青年导演的门槛是第一部长片

忻钰坤导演的两部长片《心迷宫》和《暴裂无声》都具有非常浓郁的作者化风格。但当作者化风格的电影面临市场的时候,也必须做出一定的平衡的取舍。忻钰坤在《今日影评》中称,《暴裂无声》中有很多动作元素,但这不仅仅是让影片看上去更有商业的卖点,更重要的是体现出视觉冲击,这个动作戏最终也是回归到人物本身的。张保民并不是功夫高手,也不是什么搏击冠军,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好斗的老百姓,所以他可能很多打的方式都不对,都是错的,所以这个动作戏本身也不是套路。

作为青年导演中的佼佼者,提及青年导演的成长路径、创作环境,他认为,从他自己的经历来讲,必须要感谢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繁荣,给了青年电影人很多机会,并不仅仅是导演,很多青年电影人都因此而获益。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电影节平台的应运而生,给了青年电影人很多机会。“我一直有一个观念,就是一个青年导演是否能够成为导演的门槛,就是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从制作层面而言,导演必须要去经历一些苦难,因为在那个过程中,你会不断地问自己你是不是要坚持,正是因为过程艰难无比,才能不断地打磨自己。

在新时代下,社会各界对于新导演扶持的力度不断攀升,青年导演们较之过去的确也有更多的机遇。但下一步摆在青年导演面前最大的挑战仍是如何根植现实生活,挖掘好的中国故事,并用多样化的电影手段去呈现出来,满足观众更加多元的精神需求。

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档于电影频道播出。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势力 更新 明星 吕佳
责任编辑:赵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