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画 > 书画名家 > 正文

“轩辕溪”石刻纪事

轩辕之缘

---“轩辕溪”石刻纪事

2016年年末,在天水文史学家、书法家王耀先生的家里,一个偶然的话题,把天水麦积区街亭轩辕谷、轩辕溪的历史翻了出来。作为轩辕溪河畔、麦积区麦积镇董湾人,我对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在不断追问之后,王耀老先生在抽屉里拿出来郦道元《水经注地图》。用地图的实证证明了街亭地理的重要性,这令我记忆犹新。

2017年2月,我被聘为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秦州墨韵版版主,开启了弘扬天水书画艺术的征程。从那时起,我就物色书法家,试图在石头上刻上轩辕谷、轩辕溪六字,从而让世人知道街亭与轩辕黄帝的故事。

2017年3月,在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秦州墨韵版主办下,天水书画家蒲勇先生完成了轩辕谷的石刻,并与石莲谷石刻、天河注水石刻一字排开呈现,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也为主办方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秦州墨韵版增加了许多传奇色彩。可是,轩辕溪水自古就在我家门口流淌,该如何进行文创体现,这个问题进入了我的思考范围,直到天水著名作家、书画家侯光明先生的出现。

当初我在天水日报实习的时候,老早就知道缑光明先生在天水文坛的影响力。他那描写乡村幽静的小说,田园风光的诗歌,和谐自然、文笔优美的散文,有似一股清流,徐徐吹向天水文坛,从那时起我一直关注缑光明先生。

从一些缑光明先生的简介上,我得知他的生活和写作似乎是三级跳,下乡插队后,他进城当起了建筑工人,可能是文学上的出色成就,他又当起了法律顾问、秘书、团委书记等职务。后来沉寂了多年后,竟然下海经商。他的行迹真的如夏日浮云一样变幻莫测。弃文从商十年有余后,他又重现杀入了文坛,当小说集《花落谁手》和诗集《空置的思想》两本书跃入我的眼帘时,我对缑光明先生产生了粉丝般的关注之情。跳跃式的转身和变身让我吃惊并眼花缭乱。后来在经营几年房地产开发后,缑光明先生又出现在了书画界。

在书画界,缑光明先生的闪亮登场,也并非是偶然。他的哥哥缑光福先生很早就在天水画坛知名,受他父亲和哥哥缑光福先生的影响,缑光明先生从六岁开始习练书法,赵体、颜体、柳体、欧体,金文、篆文、石鼓文、隶书、魏碑等都有涉猎,而且毛笔几十年不离手,不仅时时随身携带,而且还天天练习。他的绘画,充满童趣,十分耐看,从深层次看,又好像是有佛学的禅味,让人不得不静下心来品味一番,这又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和缑光明先生认识是在王耀老先生新书的首发会上。只因仰慕已久,更因缑光明先生是我的朋友王耀老先生四十年的挚友,见面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言淡温文尔雅,举止潇洒,让人不由得起敬。在得知他父亲是佛教大居士后,我作了一个决定,“轩辕溪”三字就让缑光明先生来写,并且以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秦州墨韵版的名义进行邀请。

半月以后,费了一刀宣纸,经历十三个夜晚,缑光明先生《轩辕溪》三字横空出世。条幅交到我手里后,已经是2017年8月.如何把字刻在石头上,成了我这个版主的心事,尤其是刻字没有经费,这如何是好?在一次书画笔会中,天水书画家秦光前先生无意间透漏了他能刻字的本事,这让我抓住不放,以为大街亭做点事的方式邀请他刻字并免费。2017年12月4日,天水书画家秦光前先生和老伴花费了好多天时间,缑光明先生的《轩辕溪》三字终于成功落在了郦道元《水经注》地图标注的陈山村下轩辕溪的一个普通石头上。这里景色宜人不说,光是人迹罕至、书法与空谷对话之境就能让人展开遐想,更能阐释禅意,凭借这一点,足以让人释怀忘返。

2018年8月28日,华夏文明导报天水周刊秦州墨韵版版主董小飞邀请天水书画家缑光明先生、秦光前先生等一起去品赏《轩辕溪》三字的魅力,在给字涂抹上油漆之余,用向远古轩辕黄帝对话的方式开展了书画展示和书画论坛活动,这真是不错的创举。

专栏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