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传统文化 > 正文

李晓东:彩陶大地

 

1523628485(1)


文明探源之一:彩陶大地


撰文:李晓东

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开篇明义“关中平原是华夏文明重要发祥地和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中华古代文明,是关中平原城市群最核心的竞争力。”文件抬头:陕西、山西、甘肃省人民政府。而如依中华文明发源传播路径次序,正好应该反过来,为甘肃、山西、陕西。常说“二百年看上海,五百年看北京,三千年看陕西,五千年看山西,八千年看甘肃”,甘肃,具体而言,就是天水。

六万年前,天水秦安大地湾就有人类生息。八千年前,雪落在大地湾的山坳里,映照着孕育彩陶的熊熊之火,雪白、火红。我在西北师大中文系读书时,几位现当代文学、美学专业很出色的老师,不约而同地关注研究彩陶。我也从老师的著作,比如程金城教授《中国彩陶艺术论》等,第一次看到中国人最早的笔迹。或曲或直,或雄健或柔美,俱笔力流畅,气韵生动。即使岁月相隔八千年,印刷已经无数次,依然荡漾着原生态的力与美。北京奥运会福娃设计者,艺术大家韩美林遍寻国内古迹、岩壁上的文字型符号,至数万种,均无法识读,辑成《天书》宏卷。开卷视之,如贾宝玉初见林黛玉,虽不相识,依然面善。我感觉,中国人之对于象形文字,正如宝黛姻缘,是木石前盟的。唯不同者,宝黛之间是神瑛侍者浇灌绛珠仙草,乃单向度的施受。文字和中华民族,则相互浇灌,先民创造了文字,文字滋润着民族。

和文字相关联的,是文明形态。西安半坡遗址,距今六七千年,同时代的,还有河姆渡文化等。这些遗迹的文明,都达到高超成就,遗憾的是,有文化而无传说。天水,则不仅有被誉为20世纪中国十大考古发现的大地湾古人类遗址,而且产生了完整的氏族部落形态。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总结部落的七个特征,伏羲文化全部符合。传说时代的是否可信,一直争议,“疑古学派”的否定,一度被尊为科学。其实,用今天的话来说,传说,就是流传至今的,原始时代的意识形态。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氏族部落,才能产生神话,而且,正如马克思所言,对于后世,永远是“典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大地湾和伏羲,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物质生产和社会组织、实践活动和意识形态的统一,其他诸多文化遗址,都没有达到此高度。历史学家吕思勉《中国的历史》开篇即引《白虎通》云:古之时,未有三纲六纪;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能蔽前而不能蔽后;卧之詓詓,行之吁吁,饥即求食,饱即弃余;茹毛饮血,而衣皮苇;于是伏羲仰观象于天,俯察法于地;因夫妇,正五行;始定人道,画八卦以治下;下伏而化之,故谓之伏羲也。伏羲教化生民,功业十四,肇启文明。而“当春秋的上半期,吴国还是寂寂无闻。越国的开化,比吴国更晚”,河姆渡文化,有物质而无精神,留在伏羲之前的状态也。

走进大地湾古人类博物馆,虽时光相隔八千年,却没有一点陌生感,仿佛回到了少年时家里的窑洞。小时候,家里装粮食的容器,主要是两类,一是缸,山西话叫瓮,“请君入瓮”就是进这里头。一种叫“瓦钵”,不知普通话或天水话怎么称呼,现在生活中,此物踪迹难觅,也没办法向天水的朋友描述。不料在“老天水人”,大地湾先民那里邂逅了——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瓮,主要存原粮,瓦钵,则盛面粉,或放豆子等不用加工,直接下锅煮了吃的东西。窑洞地上,靠墙放了半圈瓮,最靠近火台,半大的,是水瓮,其余,都储了粮。瓮的盖子有石板的、木板的,还是高粱杆编织的,都两个半圆相对。里面的半圆上,放着瓦钵。青黑,如瓦的颜色,轻击,声音清越,圆口,广腹,安静地坐着。窑洞既深,光线就不大好。木可朽,铁可蚀,瓦钵则脆而久,光影明灭,时光如染,色愈加黑了——腹中白的小麦面,金的玉米面,红的高粱面,黑的荞面,黄的小米,绿的豆子,一升升来了又去,一茬茬人去了又来,生生不息。

瓦钵,已彻底退出了人们的生活,不仅在城市,农村也再难寻其踪影。向后无觅,上溯,却深入历史八千年,直接到大地湾的陶罐。陶罐不是黑色,是红色,比瓦钵鲜艳漂亮。形状大小,亦丰富多样,举凡日常生活用品,都可以取之于土、赋之以形、炼之于火、成之于器。有碗,大小形状,和兰州牛肉面碗绝似,“兰州的早晨,从一碗牛肉面开始”,中华文明,从一只陶碗开始。有敞口大肚的陶钵,我家里的瓦钵,和它一模一样,其后数千年的生活,在大地湾就成型了。有细长尖底的水罐,两侧有耳,可以系绳,或提或抬。最让人脑洞大开的,是水罐居然是尖底。我老家虽和秦安相距千里,然都属黄土高原,地理地貌颇相似。村子多在“山之阿”,依山坡凿窑洞或建房屋。水在村子最低部,担起水就上坡。坡陡,无放水桶处,只能两肩互换,坚持到家。大地湾古人类住在河边半山腰,原始时代,草木茂盛,行不由径,提水上坡,无一寸平地。水罐底尖,与地面接触只一点,在山坡上亦可放下,以手扶之,即立而不倒,如是平底,必然倾斜,水便洒出。中华先民的智慧,令我辈后人叹为观止!

大地湾彩陶,最足代表的,不是物,而是人!一尊精美生动的原始时代美女陶瓶。陶瓶首先是实用价值,美女头顶开口,内部中空,应是小型水瓶。瓶口,却不走寻常路,而塑成少女头像。在我们的想象中,原始人都是“犀利哥”的样子,连人文始祖伏羲,也长发披肩,上身赤裸,腰围树叶,一幅接地气的强悍模样。陶瓶美女,却留齐耳短发,俏眼、修鼻、小口,瓜子脸,放到现在,依然可谓范冰冰式时尚美女。双耳垂有孔,仿佛可以听到环佩之声。全身彩饰,如着华美衣裳。遥想当年,一位制陶青年,心中正燃烧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爱情,在一片灿烂的桃花林中,他手中之人即心中之人,让自己爱的人在水瓶上,朝夕晤对,时时抚摸。不料一出手,就留给世界如此惊喜。审美和非功利,第一次超越了实用和功利性,靓丽出世。

审美意识的觉醒,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飞跃。大地湾彩陶,几乎都有纹饰。暗红色的器物上,黑色的花纹气韵生动。纹路看似简单,却大有讲头。半坡遗址有著名的人面网纹盆,大地湾彩陶同样毫不逊色。常见的,有鱼纹、蛇纹、蛙纹等,线条直如干、曲如波,娴熟流畅。大地湾彩陶出现于8000年前,止于4800年前,凡三千余载中,代有传承、变化、发展。人口也从100多,繁衍至于数千。人口增长,关系部落存亡,生殖崇拜,是原始部落最初,也是最普遍的意识形态。鱼、蛇、蛙都产卵极多,故借助其力,多子多孙。认识世界、凝聚共识、审美表现,大地湾彩陶纹饰合而为一地体现了出来,科学、思想、艺术,都从这一笔一画中萌芽。

 

1523628813(1)

 

本文作者:李晓东 男  1974年7月生,汉族,山西武乡人,1998年入党,2002年参加工作,文学博士。   

  1992年9月-1996年9月 山西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1996年9月-1999年9月 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1999年9月-2002年7月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2002年7月-2003年7月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工作人员(试用期) ;2003年7月-2005年1月 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主任科员;2005年1月-2010年5月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舆情处副调研员(其间:2007.10—2009.02借调中国作协工作;2009.02—2010.05中央第六地方巡视组副处级巡视专员);2010年5月-2012年9月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舆情处调研员(其间:2010年5月-2012年2月中央第六地方巡视组正处级巡视专员) ;2012年9月-2013年4月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舆情处副处长、调研员;2013年4月-2014年10月 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厅秘书处处长 ;2014年10月-   至今任《小说选刊》杂志社副主编(其中2016年3月-2018年3月挂职天水市委常委、副市长职务)。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