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 > 评论 > 正文

专家论道:新基建铺路 智能经济起跑——新基建与智能经济发展云研讨会在京举办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云经济”“宅经济”悄然走红,更让以5G基站、人工智能、大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为主要内容的“新基建”焕发生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也于近日召开会议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新基建”正在成为激发经济潜力、优化经济结构的重要抓手。

同时,“新基建”的概念不仅在国家层面得到重视,在广大网民中也引起热议:百度发布的搜索大数据报告显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关键字的搜索量呈现4倍以上的增长,成为了近段时间以来的“网络热词”。

“新基建”的二三事,专家来为你解读。2020年3月31日,半月谈新媒体和百度百家号联合举办了“新基建与智能经济发展”云研讨会,以线上直播的形式邀请各领域的专家论道“新基建”。这是首次国家级智库(半月谈)和国宝级专家以及国民级应用(百度APP)的三者联动,小鹅通提供直播支持,共同探讨“新基建”和智能经济对于中国和世界的意义。包括工信部信息技术发展司一级巡视员李颖、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理事长刘玉兰、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博士王小鲁、中科院创新发展研究中心服务创新研究部主任蔺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经济日报评论理论部常务副主任齐东向参加了此次会议,半月谈杂志社总经理室总经理王京忠主持会议。

“新基建”的内涵是什么?如何发展“新基建”?新基建”如何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的智能与便捷?在会议中专家们围绕这些问题结合自身专业展开了热烈讨论。李颖司长说到,工业互联网作为新基建的重要内容,既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也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融合的有效路径,通过人、机、物的全面互联,实现全要素、全产业链、全价值链的全面连接。工业互联网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制造业数字转型的基石,更是数据驱动的未来产业生态体系构建的核心关键。工业互联网将在当前工业基础设施的基础上,进一步构建起网络连通、数据贯通、边云协同的工业生态体系,引领制造业向着数字化管理、智能化生产、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服务化延伸等新模式新业态快速发展。

刘玉兰理事长认为:“‘新基建’是具有鲜明的科技特征和科技导向的项目,并以现代科技特别是信息科技为支撑,‘新基建’更偏重于信息化和创新领域,科技化程度较高。”据悉,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以百度为首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发挥出强大的威力,在病毒分析、智能测温、辅助诊断等方面起到重要作用。作为新基建重要领域之一,人工智能将有望在中国重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等,催生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

研讨会直播画面(左上为半月谈杂志社总经理室总经理王京忠,左下为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理事长刘玉兰,右上为工信部信息技术发展司一级巡视员李颖,右下为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经济学博士王小鲁)

在不远的将来,“新基建”催生的新技术和新业态将弥补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等领域的短板。此次疫情暴露出我们在社会治理、公共卫生设施、应急能力建设、物资储备体系等领域还存在一些弱项,这正是“新基建”发展的潜力所在。王小鲁博士说到,国内外不利因素叠加,将对中国经济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如何应对?宏观管理需做出应急改变,当前迫切需要的是紧急救援,救活更多企业,恢复市场活力;考虑一批能尽快带动就业、社会效益好的以工代赈项目和劳动密集型投资项目;货币政策要在一定期限内有针对性地适度放宽,集中用于为企业解困。

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曾指出:“目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驱动力的智能经济的新阶段,而新基建则是让智能经济火箭加速升空的燃料舱。”他认为,“新型的 AI 芯片,便捷高效的云服务,各种应用开发平台、开放的深度学习框架、通用人工智能算法等,正在成为这个时代新的基础设施,推进千行百业的智能化转型。尤其在智能交通、智能城市等领域,需要技术创新与基础设施有更好的协同,“新基建”也将发挥出更大的推动力。云研讨会现场,蔺雷主任从多方面解读了“新基建”与智能经济的关系。在他看来,智能经济的发展是以“新基建”和高知识人才为主要投入,以智能产品、智能服务和个体幸福感提升为主要产出的亚经济形态,在“新基建”和智能经济的协同发展下,将推动我国城市与社区治理方式升级,这个过程中平台企业将会承担架构创新的重要职能。

“新基建”和智能经济的协同发展不仅赋能城市与社区治理,更是中国全球化竞争取得先机、国际地位提升的重要途径。魏际刚主任从智能产业化和国际竞争的角度阐释了“新基建”的重要性。在他看来,中国要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建成现代化强国,必须深度参与甚至引领一次以智能经济发展为主轴的产业革命。智能经济是未来十年不可或缺的重点发展方向,也将成为中国经济的新标签。因此要从国家战略高度推动“新基建”发展,以百度华为等平台型企业作为技术引领,将中国打造成为全球智能产业高地。

研讨会直播画面(左上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左下为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右上为中科院创新发展研究中心服务创新研究部主任蔺雷,右下为经济日报评论理论部常务副主任齐东向)

事实上,中国在过去几十年,是适度超前基础设施建设的最大受益者,也因此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未来仍需重视基建的关键作用。但相比较此前,“新基建”具有很多新特色。李勇坚主任对比了“新基建”和传统基建的差异。他认为首先“新基建”对某些新兴产业具有强大赋能作用,同时这些产业对传统产业也有极大的促进作用;第二,“新基建”直接服务于智慧社会建设,建设与运营模式和传统基建有较大的创新空间;另外“新基建”也具有技术密集、节约土地等特点。在他看来,“新基建”是实现数字经济战略重心转移的重要条件。是服务于我国数字经济向更高层次,更大规模,更深渗透发展的重要手段。

毫无疑问,“新基建”的重点便是“新”,抓住新基建机遇,优化资金投向,着力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避免重走“铁公基”老路,应是当下政策重心。齐东向主任认为,推动“新基建 ”需要把握其“新、活、效”。“新”在与高新技术紧密相连,通过加强战略性、网络性基础设施建设,催动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的新引擎,催生无数新的应用场景;“活”在要注重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发挥平台型龙头公司的引领作用,创新发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效”在发挥好“两只手”作用,政府要从实际需求、自然地理条件、网络布局基础出发,做好相应规划、标准、法律等监管和服务建设,企业要抓住新机遇,在新的起跑线上奋起直追、变道超越。

专家们一致认为,“新基建”是一场浩瀚庞大的社会经济与民生福祉新工程,涉及社会生产的各个方面,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新引擎。一头连着巨大的社会投资与需求,一头连接着数字技术供给侧的提速升级,“新基建”将给中国的经济增长和自主创新带来深刻的现实影响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未来,我们创造一个更了不起的时代:一个属于智能经济,更属于中国的时代。(卜寄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